当前位置:金巧网 > 信托 > 行业动态 > 正文

新黄浦副董联合“野蛮人”罢免董事长,实为抢夺信托牌照?

日期:2018-07-26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浏览量:

在商场上,60岁是正当打的年岁,而新黄浦(行情600638,诊股)62岁的董事长程齐鸣却因为年纪原因被罢免,此后关于其“不称职”的消息便频频传出。而在罢免董事长的议案中,新黄浦多年的副董事长陆却非联手公司“野蛮人”中崇投资,投了两张赞同票。事实上,近来中崇投资动作频频,大有抢占新黄浦大股东的意味。安稳做了多年副董事长的陆却非此时选择与中崇投资联手,或许也是心生了“夺权”之意。

7月22日,新黄浦发布公告称,公司举行了一场只有一项议案的临时会议,议案内容即为罢免程齐鸣董事长的职务,给出的理由是“董事长程齐鸣先生年龄及身体原因”。事实上,程齐鸣年仅62岁。

在对此项提案的投票中,仅有程齐鸣一人投了反对票,并认为“以身体和年龄原因罢免太儿戏,无法律依据”。此外,有三位与会人员投出了弃权票。

最终投票结果中,9位参与投票的董事中,除以上4位外,余下5位均投了赞成票。于是,同意票数过半,罢免程齐鸣作为董事长的议案获得通过。

事实上,这场临时会议只有这一项议案,像是专程为罢免程齐鸣而办。同时,独董李良温在投出弃权票时给出了一个值得玩味的理由:“建议进一步协调”。

这进一步印证了罢免董事长的理由,并不像公告中所称得那么冠冕堂皇。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董事会临时会议上,有一位董事的行为颇为引人注目,即代替无法出席的仇瑜峰行使表决权的陆却非。

意欲夺权的二股东,还看上了金融牌照?

据新黄浦披露的信息显示,仇瑜峰于2018年5月17日进入新黄浦董事会,任职董事。而这位新董事实则是近期新黄浦遭遇的“野蛮人”。

2017年11月18日,新黄浦公告显示,盛誉莲花以12.43亿元的代价取得了新黄浦17.64%的股权。

中崇投资是盛誉莲花实控人,而中崇投资的实控人为上海商人仇瑜峰。于是,仇瑜峰便间接入股新黄浦,成为新黄浦的“二东家”。此后仇瑜峰便展开了对上市公司的增持。

2018年7月9日,新黄浦公告称,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盛誉莲花基金5月23日至7月9日,增持公司股份1395万股,共计持有新黄浦股份发1.1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87%。这一持股比例已经逼近了新黄浦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25.06%的持股比例。

同时,中崇投资表示,在未来6个月内,拟继续增持新黄浦股份,资金规模不低于1亿元。其夺取新黄浦控制权的目的似乎越来越明确。

事实上,此番被罢免的程齐鸣还担任新黄浦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的副总裁一职。

不过,中崇投资为何在不断增持的同时,还要选择罢免董事长呢?这或许事关新黄浦旗下的中泰信托,其手中持有信托牌照。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一位接近中泰信托的内部人士称,在中泰信托遭遇监管重整时期,程齐鸣曾企图接管中泰信托。

而以投资、资管为主要经营内容的中崇投资、盛誉莲花进驻新黄浦,无疑便是看上了后者持有的金融牌照。程齐鸣的提议明显威胁了仇瑜峰的目的。于是,仇瑜峰选择了罢免程齐鸣。

不过,在此次的投票中,仇瑜峰以书面授权委托陆却非进行表决。二人是什么关系呢?

据东财Choice信息显示,陆却非自2002年起便担任新黄浦总经理及副董事长。可谓新黄浦元老级别的“副董事长”。陆却非选择与“野蛮人”联手的原因何在?

“不合格”的董事长?

这要从程齐鸣担任董事长时说起。

由于在上市公司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担任副总裁,程齐鸣曾承诺不领取薪酬,程自2015年担任新黄浦董事长以来,虽未领取基本薪酬,却在至2017年的三年间领取了260万元的税后薪酬。

此外,在程齐鸣担任新黄浦董事长期间,有一项资产的处置情况颇为引人注目,即上海鸿泰房地产

2017年12月1日,新黄浦发布公告称,公司作价9.58亿元,将其持有的上海鸿泰房地产有限公司剩余25%股权及对标的公司4815.83万元债权,转让给了上海鑫明置业。

同年6月20日,新黄浦已将手中持有的上海鸿泰房地产30%股权及对标的公司1.03亿元债权,转让给了广东德骏投资有限公司,以12亿元的价格成交。

对上海鸿泰房地产股权的处置,明显增厚了新黄浦当期业绩。至此,新黄浦将其持有的上海鸿泰房地产有限公司55%的股权全部出售。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鸿泰房地产拥有一处位于上海北外滩的地产项目,即上海浦江国际金融广场项目,具有很强的稀缺性和区位优势。

不过,据报道,2016年12月,与浦江国际金融广场项目相距约一公里的星外滩-上海国际航运中心1号写字楼,其当时整体出售价格为52.88亿元,单价超过8万元/平方米。

由此测算,浦江国际金融广场的12万平方米的物业价格,2017年如果按单价9万元计算,55%股权对应的物业价格约为59亿元。新黄浦出售上海鸿泰房地产的价格明显低于这一市场价格。

对于出售上海鸿泰房地产股权一事,有分析指出,这一举动在增厚新黄浦业绩的同时,相关管理层的年终奖自然也收获颇丰。同时,考虑到董事会换届的因素,新黄浦出售其上海鸿泰房地产公司也显得容易理解。

由此来看,程齐鸣似乎“贱卖”了质地优良的房地产公司,以此做高业绩,保住自己在董事会的地位。

副董事长欲上位?

值得注意的是,工商信息显示,当初被“贱卖”的上海鸿泰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正是新黄浦的副董事长陆却非。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鸿泰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的法定代表人为陆却非。同时,天眼查中也未曾显示上海鸿泰房地产法定代表人发生过变动。

从这一角度来说,上海鸿泰房地产从1994年成立起,陆却非便是其法定代表人。

图片来自新黄浦公告

不过,显得有些蹊跷的是,在新黄浦2009年2月12日的公告中,其斥资2.44亿元购了上海鸿泰房地产55%的股权,同时公告显示,上海鸿泰房地产的法定代表人为谈意道。

然而,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从事房地产开发相关业务的名为谈意道的商人,名下并没有“上海鸿泰房地产”这一条目。

图片来自新黄浦2010年年报

不过,在新黄浦2010年年报中,陆却非作为上海鸿泰房地产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正式被披露。由此来看,陆却非在上海鸿泰房地产起码深耕了七年的时间,最终却以远低于市价的价格被处置掉了。

图片来自新黄浦2017年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据新黄浦2017年年报显示,陆却非当年从上市公司拿到的税前薪酬为132元,仅比上年同期的120万增加了12万元。

时任董事长程齐鸣的薪酬数字并未予以披露。按上文中媒体报道来看,程齐鸣曾承诺不领取薪酬,却被人“告发”领取了260万的税后薪酬,税前收入近500万左右。或许此百万薪酬便是来自处置上海鸿泰房地产所得。

于是,时年62岁的程齐鸣便因年龄和身体问题被罢免。

程齐鸣被罢免之后,7月24日,新黄浦公告称,公司由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陆却非代为履行董事长职务,直至选举产生新董事长为止。

值得一提的是,中崇投资此前曾表示,“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的程序和方式行使股东权利,向上市公司推荐合格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

毕竟,有大股东撑腰的董事长,话语权肯定超过二把手。

而陆却非1956年生人,与被罢免的程齐鸣同岁。

金巧信托网(http://xintuo.jinqiao80.com)提供更多信托动态

  •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资讯早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