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巧网 > 信托 > 行业动态 > 正文

《西虹市首富》里的发财故事 孰真孰假?

日期:2018-08-14 来源:耿强的公众平台号 浏览量:

电影《西虹市首富》近期热映,轻松搞笑的剧情贯穿始终,在如今资本市场的瑟瑟寒风中,显得暖意融融,推荐朋友们看一看、乐一乐,生活需要一张一弛。至于被人诟病的“金钱导向”价值观问题,不必苛求。

作为理财专栏,我们也不会讨论“高大上”的话题,从小处着手,聊聊剧情中的理财故事,它们的可信度有多高呢?

1

光明信托基金

可信度:

作为丙级球队的守门员,沈腾饰演的王多鱼生活一团糟,真正的转机在于发现“保险大亨”二爷留给他300亿遗产,要想拿到这笔钱,需要在一个月内合法合规地得花掉十亿,像慈善捐赠、黄赌毒之类都是违规的。遗产是交给光明信托基金持有的,由殷先生和赖先生共同管理。

现实之中,光明信托基金就是大家常说的“家族信托”,诸如二爷这样的富豪,在生前都会设立家族信托,从自己的财产中拿出很大一部分放入家族信托基金中,实现资产隔离。片中提到的这笔遗产并没有缴纳遗产税,一方面遗产税在我们国家尚未出台,另一方面“信托法”规定放入家族信托的资产并不属于二爷的遗产,即使开征,家族信托也有一定税务筹划功能,这是国际通行规则。

殷先生和赖先生虽然贵为光明信托基金管理人,但是影片里却成了反面人物,甚至合谋给继承人王多鱼下套。在我们国家,家族信托必须由信托公司设立,信托公司会单独为二爷开个账户,账户里管理的资金与信托公司自有资金是隔离的,会报送监管备案的。即使信托公司破产也不能动这笔钱,而信托公司为二爷服务的人员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即使遗产不给王多鱼,而是留在光明信托基金,这两位也动不了一分钱,现实中服务二爷的是一批跨部门的团队,比如客户服务经理、产品经理、风控经理、法务经理等,只有角色的差别,人员也并非固定,所以要害王多鱼,仅凭两人能力有限,作案动机也不足。

影片中的家族信托只关注王多鱼是不是能够经受住考验,能经受就继承遗产,经受不住就一无所有。在实践中,确定遗产的受益人(能够拿钱的人)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确定遗产的投资方案,避免坐吃山空,确定遗产的分配方案,避免受益人挥霍一空。毕竟很多人设立家族信托基金的初衷是想为子女未来的生活托个底,比如规定每年受益人可以领取五十万,万一花光了或是投资P2P亏光了,信托基金里的钱还在,第二年还能再分配五十万,确定制度比“看对人”更重要,何况王多鱼在影片中体现的财富驾驭能力并不出色。

2

烂尾楼变成学区

可信度:

影片中提到,王多鱼的好友庄强投资一片烂尾楼,结果政府规划调整变成了学区房,瞬间升值,赚了十个亿。过去几年的房价飞涨,这个桥段不少朋友有切肤之痛。只不过在一个月内完成这样的升值变现,可信度并不高。

我在《上海豪宅开盘,为啥公司扎堆买》中提到,有不少富豪通过名下多家企业参与楼盘摇号,一方面可以提高中签概率,另一方面也可以隐藏身份,毕竟新房二手房价格倒挂,所谓利润依然“看得见”,值得尝试。这篇帖子是今年五月发出的,仅过了一个多月,多个热点城市就陆续出台政策,暂停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法人单位在本市购买商品住房,杭州、上海、深圳等都关上了企业买房的大门。在王多鱼签下一个月花光十亿的军令状之后,就注册成立了投资公司,可以判定也是以企业名义购入烂尾楼的,考虑到学区房基本都是商品房,所以这类操作手法在热点城市已经被禁,而非热点城市又不具备足够强的资产升值能力。

3

买“夕阳”股票赚了钱

可信度:

王多鱼建立投资团队后,想通过炒股亏钱,听完投资经理的建议,果断推翻,不买时下热门的概念股,而是买入“冒绿光的股票”,即所谓夕阳产业,比如钢铁股之类,结果反而大赚一个亿。

所谓夕阳产业仅仅是发展阶段的不同,仅以此判定能不能买并不全面,股市中,不止一次看到钢铁股、煤炭股的逆袭,比如某钢铁企业,受益于“去杠杆”影响,产品全线涨价,今年上半年的利润就超过了去年全年,股价也有15%+的表现。

另外,买入“冒绿光的股票”,价格通常足够便宜,也少有散户资金,基本该割的都割了,王多鱼的资金量还可以,能够收集不少筹码,再加上王多鱼的明星效应,比如和股神吃饭等高曝光率新闻,让股民确信“股票有强庄”,更愿意买入接盘,王多鱼顺利套现也不难。

4

花光20亿的脂肪险

可信度:

正当王多鱼为金钱越来越多苦恼时,正是通过销售脂肪险,花光了连本带利的20亿,电影中,王多鱼声称“只要你减掉一公斤脂肪,就能得到一千块钱”,引发全民健身热潮。

在现实中,通过脂肪险花光20亿的方式可信度很低。虽然影片穿插了公证员公证的镜头,但是作为一个新险种上市,并非由公证处来决定,而是由银行保险监管管理委员会把控,新险种只有符合相关规定才能上市销售,消费者才能买得到。若以“减掉一公斤脂肪就能获得一千块”作为保险责任,备案通过的可能性不高,这款险种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出现的。

再者,王多鱼是以个人身份发售脂肪险,并没有体现为公司行为,虽然二爷的公司从“西虹人寿”改名为“西虹人瘦”,但是他并非公司股东,也不是高管,个人的20亿用作公司险种的理赔,逻辑上也是硬伤。

当然,影片中将健身锻炼与保险相结合的方式很应景。已经有不少保险公司推出方案,激励购买自己险种的客户多锻炼,比如“每天一万步”,坚持一段时间有小礼品,甚至可以增加保险金额(获得更多理赔金)。

影片最后,王多鱼和爱人走进慈善机构,希望将300亿遗产全部捐赠,却难以下定决心,当他们测算完预留给子女的费用时,感觉钱真是不经用,越算要用钱的地方越多,甚至还有生二胎的打算。

当金钱和人性互相拷问时,答案并非完全拒绝金钱,保留人性,而是找到平衡点,用一套方案来约束金钱对人性的侵蚀,释放人性的光芒。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二爷给王多鱼出的考题仅仅完成一半,那就是财富应该由什么样的人来主宰,而王多鱼应该完成另一半考题,即怎样通过金钱的激励,让受益人变成自己期望的样子,变成能够主宰财富的人,这也是家族信托的终极意义。

作者简介

武跃强:

南京大学耿强教授,对经济的原创评论,经济政策解读,经济周期趋势判断,新闻评点,原创的行业分析。

金巧信托网(http://xintuo.jinqiao80.com)提供更多信托动态

  •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资讯早知道